<th id="6q8nh"></th>
<th id="6q8nh"><sup id="6q8nh"></sup></th>
  • <tr id="6q8nh"></tr><code id="6q8nh"><small id="6q8nh"></small></code>
          1. 所在位置: 首页 > 企业文化 > 大河之舞
            CORPORATE CULTURE
            企业文化
            听一场颂古流芳
            作者:刘依凡 发布日期:2019-05-13
            访问量:13

            步一场霜雪,听“湖中人鸟声俱绝”的空际,谈一轮蟾宫,赏“长沟流月去无声”的静谧,踱一世飞沙,闻“四面边声连角起”的悲壮。听烟雪又起,聆万芳颂古,模糊的古律,又响耳际。

            回首朝朝代代,又听见熟悉的字眼,站于黄鹤楼的脊角,我望那长江之水滔滔碌碌,慕然回眸,又见太白站于身侧,聆听这滔滔江水,吟一首“孤帆远影碧空尽,唯见长江天际流。”闻见悲怆离别,一时怅然,又感秋风萧瑟,幕落西厢,听闻霜叶簌簌,感那白驹过隙,聚散离合,看漫天红枫飞舞,为离人故友叹一赋“君不见满山红叶,尽是离人眼中血。”叹别有时,听夜曲人谈,与故识共赏流月,又觉“杏花疏影里,吹笛到天明。”古今离合千万载,诗吟四期间,我聆听到了古史叹颂着流芳,看尽分合,一时无言,只听诗曲句句长。

            步过咸阳,听到暖阁议事的绵长,细品骊山迷烟树,聆听一代金戈铁马,一曲盛世天下。路行禁城,闻见京曲纤扬,望尽故宫百千殿,聆听宫内深锁千秋,宫外笛鸣哗街。弹指一挥间,一念秦深,汉歌未平,一指明灰,清夜未央。回首盛世多少年,细细聆听,便可闻市井仍传扬的叫卖吆喝,可闻沙场仍惊的马嘶枪啸,可闻深宫仍娇的漫慢私语,可闻砚旁仍悠的诗词绵扬。多少声音从韶华中传出,多少聆听从痴狂中落脚,侧耳古迹,太多情意埋在心底,听见的风月一瞬只存空迹。

            十年饮冰,难凉热血,两千春夏,未改芳迹。步于繁华街景,埋于高楼之下,常闻的,只有车鸣人语,从未闻一联古词出自哪位才子佳人之口,入我耳际,即便如此,却未曾有“心远地自偏”的意境,如此生活,并不喧嚣,怀古,却不曾伤今,只须时时聆听,马路街景听市井叫卖,檐下风铃听古道幽铃,课中颂诗听才人意吟,天晴时,候一场烟雨,雪落时,望一顶亭白,古情绵长,皆如我意,皆进我耳。

            以史为夫,以古为情,将一世的夙愿凝于你的眉眸,聆听你的声音,我亦风流、我亦悲怆、我亦清风、我亦诗雪,听一曲荣歌盛景,颂一场万古流芳。


            分享:
            香港王中王宝典资料|內部资料